唧唧

骨科爱好者【喂】
爬墙迅速

林谷双子一生推,虽然出坑了,依然是心底的白月光。

 

【Thesewt】索你命哦,忒休斯!(甜饼一发完)

Summary: 傲罗也会有办法对付弟弟呀!

甜饼选手开始复健了,短且乱且没意义。

文不对题,胡写一气,每个人都是话痨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忒休斯生气了,是真的生气,像一头在喉咙深处酝酿火球的匈牙利树蜂,等待时机把自己喷成一堆齑粉。神奇动物学家惴惴不安地躺在他的箱子里,有点沮丧地得出这个结论。


纽特本来以为这次依然能跟以前一样,他又在外面惹了事,回家忒休斯会指责他,然后他们会争论上一番,但争吵永远不会持续到第二天。而不是像现在这样,已经快一周了,忒休斯依然没有主动跟他说过话。

 

而这一天,傲罗的阴阳怪气值似乎达到了顶峰。

 

他们在斯卡曼德夫人的勒令下在这个周末回了家,尴尬地面对面坐在餐桌上,回答着妈妈问出的更尴尬的问题。这是斯卡曼德先生已经过去两周的生日晚餐,顺带一提。

 

“所以跟妈妈说说你们的打算,都老大不小了,真打算在魔法部孤独终老吗?”斯卡曼德夫人塞给她丈夫一块巨大的蛋糕示意他别插话,“还有你,你总不能娶只神奇动物回家。”

 

“妈妈,”纽特不自在地清了清嗓子,看了一眼他哥哥,傲罗正在专心鉴赏他的蛋糕根本一点要解围的样子也没有,“我……我太忙了,暂时还没有考虑。我也没办法娶神奇动物,有生殖隔离。”他认真地解释,换来斯卡曼德夫人无奈的摇头,“你倒是想!”于是她转头去问大儿子,她希望忒休斯能给他一点希望,一点点也好。

 

“什么?”忒休斯咽下嘴里的食物,对上母亲询问的眼神,“哦……这种事,你也知道,”他看了一眼快要把脑袋埋进餐盘里的弟弟,突然改了主意,他想稍微坦诚一些,“我有在谈恋爱,我们交往有一段时间了。”

 

纽特猛地抬起头来,动作过快以至于他清晰地听见自己的颈椎“咔哒”响了一声,他瞪着忒休斯,这绝对不是跟父母坦白的好时机,忒休斯脑子坏掉了吗?傲罗扯起嘴角,视线牢牢地粘在弟弟脸上,继续说道,“不过最近出了点问题,闹得不太愉快,我在考虑……要不要分手。”

 

斯卡曼德夫人的情绪像是被挂在失灵的扫帚上一样,惊喜、欣慰、担忧和心疼夹杂在一起,以至于错过了小儿子在听到“分手”这两个字时瞬间煞白的脸。“有问题就一起好好解决,别把分手挂在嘴上。”她握住忒休斯的手,安慰地拍了拍,“我还希望你能把人带回家呢。”

 

纽特的心思完全停留在“分手”两个字上,根本没有听见餐桌上的对话,他满脑子都是忒休斯要跟他分手,像好几百只骚扰牤围着他的脑袋转,每一只都嗡嗡着:你哥不要你啦!神奇动物学家感觉冷汗都快渗透了衬衫,他得做点什么,他必须做点什么,在忒休斯做好决定之前。

 


因为孩子们不太回家,斯卡曼德夫人自作主张地把两个儿子的房间给改了,一间客房一间施了无限延伸咒的温室,她喜欢摆弄这些植物。“今晚你们就睡客房吧,床够大。”她用魔杖指挥着一些被褥飘进客房。

 

“好啊——”

“不行——”

 

他们异口同声地说道,神奇动物学家不可思议地看着忒休斯,这是个绝佳的和好的机会,他知道忒休斯喜欢黏着他,他怎么可以拒绝,尤其是自己还那么主动地同意的情况下。


“妈妈,”忒休斯说,甩出一个完美的理由,“纽特还有一箱子神奇动物要照顾呢,他向来习惯睡在那里。”斯卡曼德夫人耸耸肩,她的小儿子确实痴迷神奇动物,从他收到忒休斯送给他的箱子以后总是会在里面花上大把的时间,“你们都早点休息,我知道你有很多动物要喂,但也别弄得太晚。”

 

“好的妈妈。”纽特垂着脑袋,不安地扯着口袋里的一小截线头,现在好了,忒休斯连睡在一张床上都不愿意了,看起来是真的在考虑“分手”。

 

“忒休斯,”他叫住了准备回房间的哥哥,压低声音坚决地说道,“如果你想知道的话,我不会同意分手的,就算你不想搭理我了也没关系。”

 

“除了这个,你有别的想跟我说的吗?”忒休斯转过身,低下脑袋看着弟弟,等待着他想听的那句话。

 

“……我可以,我可以跟你一起睡的。”神奇动物学家觉得自己的脸快烧起来了,他很少这么主动过。

 

“明天见,纽特。”忒休斯头也不回地进了门,留下一个一脸懵逼的弟弟呆立在门口。

 

 

纽特心不在焉地喂完了他的动物,因为弄错了饲料而被毒角兽追着跑了好几圈,他摘掉外套上的干草,气喘吁吁倒在狭小的木板床上。说起来他已经在箱子里睡了快一周了,除开前两天是在生他哥哥的气,第三天开始忒休斯就不准他进卧室了,这也太恐怖了,忒休斯到底想干嘛?一只蒲绒绒跳进他臂弯里,被纽特顺势圈住了,他叹了口气,把蒲绒绒摁进怀里,他得好好捋一捋事情怎么会到这个地步的。

  

他们是因为一车西伯利亚卷毛象吵起来的,而且还是在纽特已经差不多平安回到英国之后。自从纽特离开魔法部之后,他们之前就保持着一种互相不过问工作细节的默契,免得傲罗分分钟想要把神奇动物学家抓进阿兹卡班,或者弟弟觉得哥哥成了国家机器的搅屎棍。


那天下班回来的忒休斯铁青着脸,严肃地等待着从皮箱里爬出来的弟弟,劈头盖脸第一句话就是,“你去苏联了?在这种时候?带着一箱走私大象?”纽特吐吐舌头,他知道自己做的那些事不可能永远瞒着忒休斯,他哥哥可是大不列颠的傲罗头子,可他也没觉得会这么快暴露,于是只好选择回答了一部分听起来不会心虚的内容,“严格意义上来说,这些卷毛象是西西伯利亚平原上的物种,我的行为不算走私。”“那你为什么会被通缉?”“意识形态问题?”纽特觉得自己机智极了,这个回答简直完美。


傲罗走开了一些,好让他弟弟从箱子里出来,毕竟他半蹲着盯着一半身体卡在箱子里的纽特这个姿势不太舒服。“我们收到了外交抗议,针对我的,还有质询,你有什么想说的吗?”


是复方汤剂,还有假证件和假魔杖,这年头做一个自由工作的右倾动物保护者可真不容易,纽特把箱子收拾好,回避了一些严重的事实,说道,尽量让自己看起来无辜又单纯,“我想要尽快回家,我……你知道我在外面的时候总是在想你。”他觉得忒休斯听到这句话就不会再追究别的事了。


但是忒休斯没有。傲罗歪着脑袋盯着弟弟看了几分钟,然后离开了,什么话也没有说。纽特在客厅待了一会儿,越来越觉得忒休斯不可理喻,明明什么事都没发生,他安全地回了国,大象愉快地在平原上溜达,傲罗也没有因此丢了工作,不是挺好的吗?忒休斯干嘛要摆出一副失望透顶的脸。

 



纽特把整个事情都重新过了一遍,然后从木板床上跳起来,飞快地爬出箱子,来到忒休斯的房间门口。

 

他知道傲罗给房门上了好多防护咒,之前在家里他就这样做了,为了防止自己溜进去用滚床单之类的借口和好。于是纽特只好拼命敲门,当然是在周围施了几个闭耳塞听咒之后,他不想把爸爸妈妈吵醒,天都没亮呢。

 

“忒休斯!我知道你还没睡,开门!”他喊道,如果可以幻影移形的话,纽特真的想直接跳到这个阴阳怪气的傲罗的床上。

 

房间里响起了一阵踢踏声,然后是魔咒解除的滋啦声,过了一会儿忒休斯的脑袋终于从门缝里探出来,没了发胶的保护,头发横七竖八地支棱着,看起来也没有睡得很好。“哦,是你呀。”他故意说道,“这么晚了,还有什么事吗?”

 

“我……我是来承认错误的。”纽特只好说,他清楚得很如果继续跟这个傲罗顶嘴的话,忒休斯有的是办法对付他,“我错了,我不应该擅自带那一箱违禁品走私出境,不应该在被苏联魔法委员会通缉以后装作你逃过边检,也不应该再回来之后装作什么事也没有发生导致你被质询,我以后再也不会瞒着你任何事了,忒休斯,对不起,你能不生我的气了吗?”他揉揉鼻子,结结巴巴地把自己想好的措辞都说了出来,“不过那些西伯利亚卷毛象真的很喜欢那里的冻土和苔原。”

 

傲罗倚在门口上,看着焦急的弟弟,松了一口气,“这些话我等了快一周,纽特。”他伸手揉揉神奇动物学家的脑袋,然后侧身让开了门,示意他弟弟进来。

 

“所以你原谅我了?”纽特小心翼翼地爬上床,缩在一边问道。

 

“我大概从来没怪过你。”忒休斯撑着脑袋看着他,“但是你不能把我对你的爱当做挡箭牌和护身符。”

 

“可是晚饭的时候你说在考虑跟我分手。”想起这件事纽特就担惊受怕,他没法想象没有他哥哥的日子。

 

“不然你永远不知道自己错在哪儿了,纽特。”

 

“你在诓我?!”神奇动物学家皱起眉头,果然他哥哥知道无数种对付他的办法,这让纽特觉得很不公平,他朝傲罗脑袋上扔过去一个枕头,被忒休斯稳稳接住。

 

“索你命哦,忒休斯!”

 

“你不会阿瓦达我的。”忒休斯把枕头拍送垫在脑袋底下。

 

“你哪里来的自信?”

 

“首先这是不可饶恕咒,其次你舍不得,最后你就是我的命,弟弟。”

 

纽特没了声音,他重重地叹了声,“其实在这件事上你也有错。”他突然指出。

 

傲罗饶有兴致地抬起眉毛,“比如?”

 

“你太纵容我了,我知道你无论如何都会帮我的,这样不太好。”

 

“这我承认,所以你建议我以后别管你?”

 

“不是,你可以在我做得过头的时候提醒一下我。”纽特换了个舒服的姿势,又离忒休斯近了一些,他小声地在傲罗耳朵边上说,“我用了闭耳塞听咒,爸爸妈妈听不到我们在干嘛。”


忒休斯笑出声,“我们明天就回家了,你不用那么着急。你这样就有点过头。”

 

“哦。”纽特不好意思地笑了笑,把脑袋蹭在哥哥颈窝里,然后意识到什么,突然从床上跳起来,把忒休斯吓了一跳。


“你干嘛去?”


“我的箱子还在客厅,我得拿进来。”


纽特一溜烟消失在房间里,忒休斯倒回枕头上,无奈地笑了起来,这就是他弟弟,不管怎么样都不会不管的弟弟。



================

也没出坑也没回坑大概是在坑的边缘试探哈哈哈哈哈哈【住口!】

但是我还是吃兄弟骨科啊!

感谢黄暴果果,最近其实没有停笔,虽然写出来的东西都只能私底下叽叽咕咕笑


  396 11
评论(11)
热度(396)

© 唧唧 | Powered by LOFTER